2020年01月09日 星期四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重點領域 > 信息經濟 > 
返回

從“派登洋服”兩次轉型看企業智能化之后工廠去哪里?

發布時間:2019-12-18 07:46  作者: 來源:

  傳統制造企業進行數字化轉型,這是當下浙江經濟正在轟轟烈烈上演的改革。

  在市場的倒逼和政策引導下,不少傳統制造企業紛紛上馬了產業數字化改造項目。然而,生產設備數字化、智能化了,企業發展面臨的問題就能迎刃而解嗎?在完成智能化改造后,更“聰明”的工廠下一站又該去往哪里?這是企業、政府都需要作答的問題。

  兩年前,迪安派登洋服(杭州)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派登”)的工廠率先完成大規模個性化定制改造,時隔兩年,這家杭州服裝智能工廠的標桿企業再次轉型,不做工廠做平臺,試圖破解企業智能化改造和市場需求脫節的難題。通過解剖“派登”這個“麻雀”,或許能給其他正在智能化改造路上前行的企業以啟示。

  從提價到降價

  數字化改造有喜也有憂

  生產一套價值數千元的高檔西服,加工費100元,利潤僅1美元。為22家英國西服品牌代工的“派登”曾面臨這樣的困境。其實不單單是它,成本高、利潤低也是許多浙江外貿服裝企業面臨的共同難題。

  幸運的是,兩年前,“派登”董事長陳樂春成功破題,將每套西服的加工費一下子提高到500元。原來,“派登”早在2009年便開始著手進行智能化改造,歷時8年率先完成了大規模個性化定制系統改造。改造后,陳樂春的工廠可根據國外品牌采集的客戶數據定制生產西服。企業接單速度也因此提升了10倍,運營成本降低兩成以上,真正實現了“以單定產”和零庫存。

  這兩年來,越來越多浙江企業開始進行數字化改造,即便如此,陳樂春的“數字工廠”依舊令人驚艷。日前,記者來到這個“聰明”的工廠。一套套西裝懸掛在智能吊掛系統上,在負責不同工序的工人間快速穿梭,畫面充滿了現代感。

  陳樂春介紹,這里的每一個掛鉤都裝有芯片,記錄著西裝和襯衫的所有數據。每一套西服領長、肩寬、腰圍、袖肥等15項尺寸都有量身采集的相應數據,暗門襟、中八領等7項款式也由顧客自由挑選。

  “國外客戶在世界各地的西裝定制店下單后,門店會將采集的數據實時匯總到我們工廠的系統里?!标悩反赫f,系統將這些數據處理后推送到自動裁床,完成對布料的自動化裁剪,并對輔料進行搭配。之后,再由流水線上的工人根據這些個性化要求縫制。這里的原料、輔料、紐扣等多達數千種,隨意搭配后,可滿足約300萬種個性化定制需求。

  這些高端操作讓陳樂春的利潤增長了數倍,在抵御市場波動上也更具競爭力。這幾年,隨著外貿形勢趨緊,傳統的西裝外貿訂單受到的沖擊不小,利潤也更薄。陳樂春告訴記者,不少原先的同行由于成本高企都相繼轉行,多虧自己提前實施了智能化改造。

  “目前,我們‘派登’洋服已具備在全球各大城市下單,7天完成制造、5天送達目的地的能力?!标悩反赫f,截至去年,公司已完成了近50萬人次的美洲、澳洲、歐洲的跨洲智能定制業務,在國內也有數十萬人次的定制服務。

  盡管如此,陳樂春卻說自己還遠沒到高枕無憂的地步?!斑@兩年,陸續有一些國內西裝生產企業完成了相關改造,對國外西裝個性化定制訂單的爭奪也日趨激烈?!标悩反赫f,兩年前只有少數幾家企業能夠進行西服定制化生產,當時每套西服的定制加工費超過500元。這兩年,隨著競爭企業越來越多,加工費已經降了不少。另一方面,由于國內的定制西服市場仍在培育中,新制造的潛力似乎也難以充分釋放。

  “好不容易完成了數字化改造,難道依然難逃價格戰?”這讓陳樂春一度感到困惑。

  從工廠到平臺 

  二次轉型助同行智能化

  這陣子,陳樂春時常帶著一些服裝企業主參觀自己的工廠。在核心車間里,他對個性化定制設備和系統一一進行詳細講解。當有人問及一些生產的細節,陳樂春也毫不藏私,有問必答。

  此舉背后,陳樂春有怎樣的深意?對此,他給出的回答讓人費解:他想讓更多同行“復制”他的智慧工廠。

  陳樂春解釋道,如今他要做的不再只是一家服裝企業,而是轉型成為一個訂單化生產的服裝產業服務平臺。并且他的目光也不再僅限于西服個性化定制生產,而是希望能夠幫更多女裝、童裝生產企業進行智能化改造,并接入他們的數字化平臺。

  “幾年下來,我們已能夠很好地利用數字化生產系統,開展柔性化生產?!标悩反赫f,因此他正建設一個面向消費者、商家、智能工廠、供應商的開放平臺,為傳統的服裝生產企業提供“互聯網+工業”的解決方案,幫助它們進行柔性化和個性化定制改造。

  從事服裝產業20多年,陳樂春深知服裝產業的最大痛點在于巨大的庫存壓力?!皫齑婕仁瞧髽I運行成本的重大負擔,也影響著服裝產品的終端價格?!彼f,通過柔性智能生產線改造和互聯網電商營銷,他們的平臺能夠在工廠與消費者之間搭建直接聯系。這樣一來,就能幫助許多工廠像“派登”一樣實現真正的零庫存,而“派登”的平臺接入這些工廠后,自然也就實現了自身的轉型。

  然而,這樣的轉型并不容易。參觀了陳樂春的智能化車間的企業主,都提出一個共同的疑問:訂單從哪里來?要是完成了改造卻沒訂單,豈不又成了企業的新負擔?

  陳樂春坦言:的確,工廠都希望先看到訂單,然后再進行智能化改造;但作為平臺,他們卻需要工廠先接入數字化平臺,再與電商平臺等銷售渠道對接,將訂單進行實時傳輸。這樣一來,陳樂春和其他服裝工廠就面臨“先有雞還有先把蛋”的尷尬問題。

  為了破題,陳樂春找到自己的一個好友、蕭山當地的一家服裝負責人。兩人一番商量后,決定先在其工廠的一條小生產線上進行嘗試。陳樂春幫其完成了數字化改造并接入自己的數字化平臺,之后將相關產品在平臺合作的線上商城進行銷售。就這樣,企業通過線上訂單接入,實現了無庫存化生產。

  靠著這樣的一次次試水,“派登”的數字時尚產業互聯網平臺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企業,目前已入駐工廠10多家,均已完成柔性智能生產線改造。同時,在銷售端,平臺也接入了全球各地零售店100多家,可以在線向他們提供在線圖片展示、訂單、打樣等服務。

  “‘復制’智能工廠帶來的效果十分明顯,目前我們接收的80%訂單都已分發給平臺工廠?!标悩反赫f。

  從外援到內建 

  新零售平臺對接新訂單

  新制造要釋放活力,少不了新訂單。這是陳樂春做定制生產這幾年最大的感觸。如今他正努力補齊自己在新零售端的短板,為入駐工廠尋找更多新訂單。

  “之前,我們平臺主要對接眾多知名新零售平臺,為他們提供供應鏈服務,為工廠提供訂單?!标悩反赫f,但畢竟這些都不是他們的自有平臺,很難實現數據實時共享。因此,前不久“派登”剛剛上線了自己的新零售平臺。通過它,每一單銷售數據都會及時出現在相應的工廠車間數字化平臺上。

  “與傳統模式相比,這種C2M模式(用戶直連制造)徹底改變了過去‘先生產后銷售’的模式,實現工廠零庫存?!?陳樂春說,對消費者來說,因為是工廠直達消費者,減少了中間環節的層層加價,平臺上的產品在價格上更具優勢。上線不到兩個月,“派登”的電商平臺注冊會員已超過30萬人。

  “派登”的電商平臺在線上的吸粉能力,很難與一些知名的新零售平臺相比。清楚地認識到這一點,陳樂春決定另辟蹊徑——嘗試線上線下一起吸粉。于是,他在蕭山主城區的一個高檔酒店里,租下了一個約200平方米的空間,開設平臺直營店。他說,相較于一般的綜合體,這樣的商業樓宇租金更低、環境也不遜色。

  在陳樂春看來,無論電商如何發展,人們總有線下社交和試衣的需求。因此,他選擇在高檔的商業樓宇里開設電商平臺的直營店,通過促銷等活動吸引人們到店試裝。不同于常見的服裝店,這里采用平臺會員制模式,店內沒有營業員,卻設有自助咖啡、書吧等。

  走進店鋪,平臺會員會發現“派登”電商平臺上的熱銷服裝產品都能在這里看到。記者了解到,女士冬季的外衣價格在300元至1500元之間?!耙驗楫a品性價比高,我們的線下店到店購買率高達60%?!标悩反赫f,如今線上吸粉的成本已經很高,因此他更希望通過口口相傳的方式,為線上導流。

  選址商業樓宇、不設營業員、輕裝修……陳樂春在線下店運營上選擇輕資產模式。他算了算,只要平均每天銷售額達到3000元,直營店就能實現盈虧平衡。而事實上,開張不到兩月,如今這家直營店的日銷售額已經超過平衡點。

  陳樂春告訴記者,接下來他們將通過線上推廣和線下吸粉,再聯合眾多新零售平臺,為越來越多智能工廠找到新訂單,為傳統服裝產業找到轉型新動力。

打印
内蒙古快12